当前位置:主页 > E生活家 >吃臭食物‧抓头撞墙‧少年控诉女院长虐待 >

吃臭食物‧抓头撞墙‧少年控诉女院长虐待

2020-06-24

吃臭食物‧抓头撞墙‧少年控诉女院长虐待(吉打‧亚罗士打1日讯)继发生关爱之家创办人疑捲款逃跑事件后,寄住在米都一间收容中心的4名青少年齐声控诉遭该中心女院长虐待,包括用拖鞋和手掌掴脸部、用藤条鞭打双手和后脑、抓头撞墙、迫他们吃发臭食物、甚至生病不准他们去看医生,同时还把他们当摇钱树,到处筹款。该收容中心创办至今已有约9年,寄住在该处的青少年和孩童,有些是来自家庭背景较複杂或破碎家庭,有些则是特殊孩童。其中4名年龄介于12至21岁的青年,週一在该中心数名理事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控诉曾遭女院长虐待,当中2名受害者已分别在6月28和29日到警局报案。该收容中心秘书王俪蒩说,这名院长一般都是将孩子带回家,然后才向他们施虐。为避免虐待这些孩子的恶行被揭发,这名院长都会软禁这些孩子在其住家数天至伤势痊癒后,才送他们回中心。2受害者报案她声称,院长也强迫当中一些孩童退学,不准他们上学;不过,在理事和亲属获知这事件后,她才妥协让孩童重返校园。她透露,截至今年5月,中心尚收留13名孩子,不过目前只剩下7名,分别是2名能力差异者(OKU)、2名小学生和3名中学生,其余的孩子皆因亲属获悉院长对小孩子施虐后,已纷纷将他们带回家。王俪蒩说,该中心理事非常担心这个问题继续延续,因此促请那些曾遭院长虐打的其他孩子们能勇敢报案。“理事会成员也正式对外宣布,即日起暂时不会接受热心人士的捐款,直至另行通知为止。”陪同召开记者会的理事有副秘书谢清山和理事王美强。女院长暂不回应记者会结束后,记者佯装探访者致电到该福利社欲联络有关女院长,但接听电话者表示院长不在中心内。记者过后直接到踩上中心找这名女院长,在等了约15分钟后,这名院长才出来见记者,并表示她目前不会发表任何言论,而是会与理事开会后,在这一两天内召开记者会交代此事。不堪虐打少年逃回家来自双溪大年的林冠宗(21岁)控诉,指除了被院长虐打,院长也当中心的孩童为“摇钱树”,常要他们在太阳底下到处去筹款办活动,生病了又不准他们看医生,只丢了不知名的药物给他们服用。他声称,他因无法忍受再被院长虐打,在去年某个晚上,半夜乘德士返回双溪大年住家。当时他有留下一封信说要到吉隆坡,院长隔天发现他不见后,就致电给他母亲,问他是否有回家。“我母亲之后才惊见我在房内,我当时才大哭向母亲哭诉在中心内的经历。现在我一听到院长的名字就觉得很噁心。”他透露,他是在16岁那年因叛逆不懂事而被双亲送到中心住宿。母亲原本打算在他念完中五后就将他接回家,却一直遭院长阻止。“院长常为了一点事情就虐打我们,除了用拖鞋掴脸,她也曾不让我吃东西两三天,还会拿发臭和老鼠咬过的食物给我们吃。”姐遭鞭打妹被扯髮撞墙来自单亲家庭的刘璟霈(13岁)申诉,她寄宿在收容中心一年半,常因做错事而被女院长鞭打至身上瘀青和红肿。她妹妹也曾因忘了带书被拉头髮撞墙,以及被迫大口吃饭,期间因哽到咳嗽而饭喷出来,也被掌掴。刘璟霈8岁时因母亲工作关係,无法分身照顾到她和妹妹刘君妤(现年12岁),因此将她们送到该中心。她说,她曾经因为弄丢东西而被掴至嘴巴受伤;若没祷告就会被打和不准进房睡觉,只能睡在客厅。母亲不知被虐待“我妹妹曾因为忘了带书到学校而遭妈咪(院长暱称)拉着头髮去撞墙。还有,我妹妹吃饭比较慢,妈咪就用大支的汤匙舀一大口的饭,强迫妹妹在3声后吞下,妹妹因为大口吃饭而哽到咳嗽,饭喷出来,妈咪就掴妹妹的脸。”刘璟霈的母亲梁女士(37岁)说,她是在璟霈10岁时的下半学期在这名院长主动提议下,将2名女儿送到该中心,而之后,女儿们陆陆续续都向她提起在该中心遭院长虐打的情况。她指出,女儿在该中心居住期间,其实她每星期都会探望女儿,但因院长曾警告不准将该中心的事情告诉他人,否则就会被打,因此女儿一直没有告诉她实况。梁女士申诉,她小女儿因在中心内被打而留下阴影,现在每当看到鸡肉有一点血丝就不敢吃了。成绩差被拖鞋掴脸父亲去世而被泰籍母亲遗弃的郑秋欣(12岁)说,她曾因成绩不理想被院长用拖鞋掴脸,禁止不去学校两三天;院长若不满意她做的家务,也会鞭打她。郑秋欣是在7岁那年,因婆婆无法照顾她、两个弟弟及一个妹妹,而把他们送收容中心。她指出,她和弟妹们是在两个星期前已搬出中心,而转到其他收容中心寄宿。‧2013.07.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