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滴生活 >[台北]殷海光故居 >

[台北]殷海光故居

2020-06-09

2008年11月14日,位于台北市大安区温州街18巷16弄的殷海光故居,经过产权人台湾大学整修后重新正式对公众开放。殷海光自1956年入住此宿舍,一直居住到1969年去世,历时13年。这所外观朴素的故居里将展出殷海光的生前用品、书房、史料、文件资料与档案资料供公众参观,同时开放给学校、社区团体、民间非营利组织利用。媒体报导的这则新闻配上殷海光故居的多幅照片,那逝去的哲人和一个时代彷彿在华人读者眼前浮现,许多人的心为之颤动。我因长期阅读殷海光,自是对这一新闻非常留意,无奈无法躬临现场,只能在千里之外遥念哲人。
▋对抗威权 启迪良知
殷海光故居院墙门口一块白底红字的金属牌,上面以中英两种文字介绍此房舍先前的居住者:「哲学界巨擘、自由主义导师殷海光先生在台故居。先生任教于台大哲学系,毕生提倡自由主义,秉持「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精神,勇于对抗威权、批评时政,启迪学术与社会良知,对推动台湾民主运动具有贡献。」这寥寥数语对殷海光的「盖棺定论」,让人听见惊雷,于不平中又可感到慰藉。
正如现年已81岁高龄的殷海光夫人殷夏君璐女士所说:「对一个过去曾被打压的学者而言,是很大的安慰,希望殷海光的民主自由思想,能给现在的年轻人更多的启发。」我不知道现今的华人年轻一代对这位已成历史人物的启蒙学者有多少的了解,尤其是他承受的苦难,盛年而逝的殷海光50年的风雨人生,前30年在大陆度过,后20年生活于台湾,却为两边的当权者难以见容。殷海光因年轻时发表许多反共文章,并出任国民党「中央日报」主笔,曾被中共列为「文化战犯」;后来在台湾又因不辞艰险反抗威权,呼唤自由民主而遭政治迫害,被剥夺在台湾大学的教职,长期处于监控之中。一株会思想的芦苇,在20世纪中国两大政治力量狂风暴雨的冲击下,一生不得安宁。
这就是思想者的命运。想到他曾那样艰难地活在世上,我就有一种难言的怜悯和悲痛。这位学者用生命诠释了一种从五四时代开启的中国知识分子新传统,为了坚持理想追寻真理而不惜与整个时代渐行渐远,进而对抗。他的一生无论是广受瞩目还是遭到围截拦堵,都是值得我们审思的历史。他的故居就是史料,他的故居藏品就是一幅幅历史画面。蓦然回首,殷海光已经定格在过去那个历史的时空,幸好这个人已被他身后的时代尊崇,也被他身后的人们追慕。
历史的航程已驶入2010年,距离殷海光离开人世已经整整40个年头过去了,转眼间五四运动的纪念日也已超过第90个周年。期间海峡两岸的社会走向已发生了巨变,但在华人世界正在朝向或进一步巩固自由民主的路途迈进的当下情境中,重提殷海光,重温殷海光,重新走近这位20世纪的自由思想者,仍然具有反思过去、省察现状、展望未来的相当价值和意义。而在现代中国及中华文化的思想史上,殷海光的名字无疑与五四难以割断得开。
▋五四精神 独立思想
诞生于五四运动爆发的1919年,一生对五四心嚮往之、一生秉持五四精神的殷海光,在其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对自己一生的定位是「五四之子」、「五四后期人物」。作为「五四后期人物」,在五四之后的几十年里,殷海光继承了五四时代激烈、全面的反传统思想,无论是在报章杂誌撰文、大学讲台授课、与友人学生聊天通信,还是在译介国外学说、着书立说上,任何时候的殷海光都是倾其全副精力去抨击中国传统文化,并致力于传播新思想,在时代舞台上显示出启蒙者的强大冲击力量。
在1940年代,殷海光撰写了大量政论文章,反覆强调「独立思想」,剖析极权主义的缘由,抨击苏俄及其附庸「戕害自由」的本性。1940年代末期,殷海光在中国大陆山河变色之际随国民政府前往台湾,以在台大讲授逻辑学与哲学、担任「自由中国」杂誌的编辑主笔为生。此时的殷海光发觉五四启蒙的任务并没有完成,在经历了暴风雨式的国家动蕩之后,知识界所需要做的急切工作,就是要继续五四人物的未竟事业,重建新的思想文化。
在这一念头主导下,殷海光执意重新张扬五四的旗帜,以对五四时代的深刻体认去自觉担负起五四未完成的使命,也开始了他一生最具锋芒和光芒的时期。殷海光利用写文章、出书、开座谈会等形式,竭力传播一些西方哲学思想、自由主义和五四精神,并以个人主义、民主启蒙精神为準绳,批判党化教育,批评专权时政。殷海光意图在思想文化领域开启一种合理、开放而属于现代的新精神,并引领青年和民众的思想超越前进。这期间殷海光的大量政论文章在台湾民众和海外的华人社会传颂一时,成了当时的时代最强音。
在五四之后数十年内忧外患的时局下,五四精神在中国大地上早已残缺不全。在两岸进入对峙状态之后,当许多早期的五四人物或向左转或向右转而不再散放昔日光芒,留在大陆的被政治力量的旋风吹倒,去台湾的因戡乱戒严的气氛萎缩。此时,惟有殷海光在寂寞与横逆之中,几乎以一人之力对五四精神做悲剧性的重建,以一人之力使五四时代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不至于中断、而能够延续了几十年之久。
殷海光的热情,沛然莫之能御;殷海光的学术,在冷静清晰的状态中求真探索。时至1960年代当殷海光年届不惑之年,大陆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巨灾,随之台湾开始了带有浓厚政治意味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那幺,以中华文化为念以人类前途为怀的哲学教授殷海光,在叹息涕泣之余,思想上有无重大转型呢?答案是肯定的。殷海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在1960年代有了重大变化,也就是意欲对传统开始进行创造的转化。他已着手去做并试图进一步去做的,是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更新以及创造性的转化,从而为自由、法治与民主在华人社会的落实提供文化养分与精神土壤。这无疑在中华学术史上是一种极具价值的设想。遗憾的是天不假年,这项带有原创性的学术工作刚开展后不久,殷海光便带着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希望能再活15年」的心愿,在半百之年因罹患胃癌离开了这个让他爱,让他歌,让他哭的人世。
▋道德典範 精神常存
哲人逝去,其思永存。当后人研究殷氏理论体系,会发觉殷海光不但秉持而且传承批判五四精神。殷海光提倡「科学」,是在五四运动高潮时期表现的激越色彩褪去的时代里,注重纯理性知识,主要偏重的是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也就是理性态度。殷海光坚信科学方法乃是一个使人头脑清楚不受骗的工具,更进一步,殷海光认为此种意义上的科学,有着其强大的社会功能,也就是能为实现民主政治创造学理上的条件。
殷海光在1969年逝世前夕曾写过一篇文章「五四的隐没和再现」,哀叹「五四的思想的进度在中国实在太慢」。40年过后,我们既看到五四思想在华人土地上开花结果的喜人景象,又看到五四思想被扼杀被扭曲的尴尬情势。作为20世纪中国最彻底的自由主义者,殷海光的那些对政治民主、科学理性、个人自由与个性解放的阐释及呼吁,直到今天我们仍能感受到其现实意义。
虽然殷海光以50之年英年早逝,囿于年龄和时局的因素,致使在其学术专业逻辑学与分析哲学上并无太大原创性的贡献,但是历史已经做出结论,殷海光的最终成就是在道德人格上的。殷海光之所以令当世及后世崇敬,在于他所扮演的启蒙者角色,在于他身处蒙蔽与压制环境下表现出来的道德热情与卓然人格。这种道德人格,是20世纪华人思想界漫漫长夜里开放的一朵奇葩。
[转贴自世界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