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徽生活 >东京开讲谈创作 蔡明亮:想一直拍摄李康生行走 >

东京开讲谈创作 蔡明亮:想一直拍摄李康生行走

2020-06-15

东京开讲谈创作 蔡明亮:想一直拍摄李康生行走

导演蔡明亮昨天出席影展讲座谈他拍摄行走系列短片「无无眠」,影帝李康生扮演玄奘。他透露,曾看过李康生以非常漂亮的肢体在舞台行走,就决定用一辈子来拍摄李康生的行走。

由驻日代表处台湾文化中心和政治大学合办的「赤道之后的台湾製造:蔡明亮‧当代台湾马华影像与艺术、文学」活动为期两天,昨天起在东京的驻日处台湾文化中心登场,由台日电影学者和文化界人士以讲座的方式观赏蔡明亮及马来西亚导演何蔚庭的电影作品并交换意见。

驻日代表谢长廷受邀致词时表示, 20 几年前他当高雄市长时,为了提升高雄的国际知名度,鼓励只要以高雄为背景拍电影并在国际影展得奖,可得新台币 1000 万元奖金。结果,蔡明亮以「天边一朵云」荣获柏林影展的银熊奖并抱走这笔奖金。

谢长廷说,台湾的特色是自由、民主及具包容性的多元文化,提供「海洋华人」创作空间及平台,今天这场活动堪称台湾多元文化的成果展现。

蔡明亮在这场如小型影展的讲座场外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很高兴当年在高雄与谢长廷建立深厚感情,不是因为 1000 万元的关係,而是因为当时有重视电影产业的氛围,最重要是提升观众的品质。

他说:「台湾是个非常自由、包容的环境,可以让不同地域的人在那片土地上发挥自己,长期以来都如此,所以我们很容易在那边拿到一些成绩,非常开心。」他认为台湾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很珍贵,在拍片的题材上、表现上纯粹自由,所以「天边一朵云」一片受到鼓励。

讲座依次播放蔡明亮 2015 年执导的短片「无无眠」、 2016 年短片「秋日」、 2009 年何蔚庭执导的「台北星期天」。「无无眠」播放后,由台湾和日本的学者陈儒修、佐藤元状分析并提问。此片是以东京街头为舞台,扮演玄奘的李康生以缓慢的步伐在街头行走,这也是蔡明亮行走系列的短片之一。

与李康生同在台上参与讲座时,蔡明亮表示, 2011 年他接受台北国家剧院的邀请製作舞台剧「only you」时,需要演员在舞台上进行角色转换,主角李康生以缓慢的移步诠释这样的过程,从舞台右方走到左方走了 17 分钟,看到李康生以非常漂亮的肢体行走,他决定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拍摄李康生走路。

他说,持续拍摄行走系列,可能是基于对李康生身体的迷恋,有一种捨不得的感觉,希望一直看着李康生行走。

他还透露,行走系列其实就是「西游记」。他认为,玄奘取经的过程是最容易表现出人生的真实面,就是一个人,但需要人生的伴侣。他执导「无无眠」时,把片中的日本男星安藤政信当成是陪伴玄奘走路的那匹俊马。

他说:「我心里把安藤当成那匹马,但我从来没告诉安藤,安藤自己也不知。中国的神话西游记里面,和尚遇到一匹马,后来很辛苦的找到一个野马泉,就在那边休息,我拍摄无无眠时就是这个概念。」

李康生表示,在拍「无无眠」时,是他寒冬的开始。因为他才刚小中风后,大约过了一年,罹患了痉挛性斜颈。他在 20 年前曾发病过一次,后来在拍「无无眠」前又发病。拍「无无眠」时,东京 11 月温度约摄氏 2 度,他须赤脚走在东京街头行走,非常冷。

他幽默地说:「所以玄奘也是会生病的。」

李康生表示,行者系列中,他在「无无眠」中走路算是走最少的,因为蔡明亮看他撑不住,所以让他有睡觉、有泡澡的镜头。

他透露,演玄奘时,他几乎都穿上红袍,当他穿红袍期间,大多吃素,所以在浴室里拍特写时心想「导演待会儿会不会要我脱?我现在是玄奘代言人」。他说,所以那「白马」之后就替他牺牲了,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蔡明亮称讚安藤很敬业,他知道安藤不太演同志的角色,但他请安藤演戏,两人完全都不需要沟通。譬如告诉安藤要去旅馆,中间有一场洗澡的戏,安藤就说好。蔡明亮到了现场,看到安藤身上已脱得只围一条毛巾。

蔡明亮说,「无无眠」一片中,他特别喜欢两个镜头,一个是安藤与李康生一起坐在澡堂内的镜头。除了构图之外,可看到这两个身体在水中是变形的,产生另一种异相,身体似有似无在接触,但未真正接触,身体不太像身体,是肉的感觉。

另一个是李康生在三温暖流汗的镜头。可看到那汗水不停从身体冒出,会发现人的身体是非常奇怪的,非常有机的、富生命力的。

蔡明亮觉得镜头这个概念很有意思,如果放久一点,就可看到生命的真相、生命的面貌,而不是故事。李康生从电影「青少年哪咤」一直演到现在,蔡明亮期待现在大家有机会看到他最新的电影,看李康生的身体又不一样了。

由于蔡明亮的成就让他在日本拥有极高知名度,这场活动 100 多个座位在开放报名的半小时内立刻被报名额满。多位台日学者、影评、研究台湾电影的艺文界人士到场聆听,很多人还努力做笔记。

蔡明亮说,首次坐在一群学者面前听这些学者分析他的电影,觉得非常新鲜也很感动,他心想:「原来有人这幺认真在思考我的电影」。他近 10 年来很努力在做一件事,就是透过他的电影让大家重新思考电影是什幺。

东京开讲谈创作 蔡明亮:想一直拍摄李康生行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