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徽生活 >【阿亚梅专访(下)】写小说像进入平行时空纸上开展另一个可能 >

【阿亚梅专访(下)】写小说像进入平行时空纸上开展另一个可能

2020-06-13

【阿亚梅专访(下)】写小说像进入平行时空纸上开展另一个可能写小说转换人生不同方案

「小说是作家的私人物品。不管写出来的有多少真实、多少雷同与巧合,刚开始写可能只是纯粹想写,但一写下去就欲罢不能,想要赶快写完,让那些角色解脱,也让我自己解脱。」那的确就是抒发情绪的过程。

「或者有点像是平行时空的概念──我在纸上演出一个『如果做了这个决定会是怎样』的故事。」在爱中面临困顿的人们最常问的问题之一,无非是「如果今天我们在不同的时间地点相遇,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像是以爱为题的《双面薇若妮卡》,有时候阿亚梅为过去留下的遗憾重塑另一个可能,有时候也为某个未来开展一种新的想像。

角色忠于自己才能打动人

无论小说或编剧,都是充满各种感知细节的书写。阿亚梅习惯在小说中让角色独白,编剧工作则需求大量对白。两者交互补强,让阿亚梅笔下的情节与人物具体且细腻,叙事的紧张度与流畅感也恰到好处。故事说得完整,自然更能带出她在看似轻巧讨喜的设定中,埋藏的情感关係议题。

例如《我们不能是朋友》讨论婚前出轨,而《说谎爱你,说谎不爱你》,是因为她自己曾在感情上遭受欺骗,尔后即使再谈感情也无法停止猜疑,便决定写下这个以「信任」为核心设定的小说;或是《非法移民》,探讨的则是百年不衰的「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

阿梅亚出席读者活动,谈到创作,她说:「每一部小说的设定都有点像在抛出问题。写小说不一定是要来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像是分析它,然后试着找出答案。」(阿亚梅提供)

「每一部小说的设定都有点像在抛出问题。写小说不一定是要来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像是分析它,然后试着找出答案。」写作者花了一整部作品的篇幅来演绎与思考,自己清楚了,也希望让读者一起清楚。

「我的小说帮助我了解自己适合什幺、需要什幺、想要什幺。这三者可能不会一样。而我期望读者看了会觉得,他们也有过类似的情况,而有人帮他们说出来了。」同一件事,你我各有结论,也不见得能相互认同。但爱情这件事,古今中外,不分性别,会遇到的状况,其实都大同小异。「我们都经历过同样的挣扎与矛盾。这是我们都有过的际遇,只是做了不同的选择而已。」阿亚梅说。

于是阿亚梅所能做到的,就是让她的角色更诚实。「我的角色最后都要忠于自己的想法,儘管做了自私的选择,都要很清楚那是自己的决定,这就是他/她的诚实。」即使诚实从来就不是好事,但只有诚实,才能坦然在情感中接受自己,情绪也才能获得真正的释放。

相关推荐